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正法宝藏>逸闻趣事>

多闻的力量

来源:大庄严论经 作者:马鸣菩萨 时间:2012-10-11 Tag: 马鸣菩萨 鸠摩罗什 大庄严论经 点击:

 

 

 

                             多闻的力量
 
其次,如果一个人有学问,即使暂时有毁清静的梵行,也终能依广闻正法之力得以重归正道。我就听说过这样的事。
从前,有一位非常有学识的比丘,于远离喧嚣的寂静处修持佛法。时有一寡妇常来此比丘处所听其说法。久之,此比丘对这个寡妇心生爱慕,由此所有善法渐渐劣弱,终至被烦恼心驱使,向寡妇表明了心迹。妇人说:你若能还俗,我就嫁你为妻。于是比丘当下弃僧还俗。
还俗后,曾经的比丘对世间的苦恼不堪忍受。他不仅身体瘦弱而且不谙谋生之道,整天琢磨如何养家糊口,要做什么才能少花力气挣大钱,于是他想到了杀羊。便四处找寻杀羊之处,竟与屠夫成为亲友。凡夫的心是多么容易朽败啊,一个曾经的多闻比丘竟造作了如此杀生之业。
一天,一位与他相识的比丘化缘路过此地,恰逢他正在卖肉。比丘一见之下便已认出了他,只见他头发蓬乱,身穿的青色衣上血迹斑斑,就象是食人肉的恶鬼。手里拿的肉和秤都是血污。比丘见他称肉卖给他人,不禁长叹一声,心想:佛所说的话的确真实不虚,凡夫之心轻躁不停,极易回转。之前还看到他勤修学问守持清净戒律,怎么突然之间竟做杀生之业?
念及于此,比丘说道:若不调伏心的这匹野马,任它放逸就会造作众多恶业。为何要远离惭愧之心,舍弃调伏之法呢?心调柔之故,所有的威仪、进止,令人百看不厌;即便是飞禽走兽看到你,也不会惊畏而逃。一个走路都唯恐会伤到蝼蚁、对众生充满慈悲哀愍之心的人,为何要做杀生之业?你的悲愍心哪去了?
又想,凡夫之人真是举心不定。自称为沙门或婆罗门中最杰出的婆罗门,但只有真正了知万法本性的人,才是真正的沙门及婆罗门。是故如来不说标相。于是说道:
以勇捍自称,说自己是真正的沙门,因为没有调伏自心,忽然做出这样的大恶来。 
说完这话,比丘心想,我现在应该用什么方法让他开悟呢?佛说,若教导他人时,应当先令其对三宝及戒这四不坏生起清净信心,因为这四不坏能令众生得见苦、集、灭、道四谛之理。我现在说应当为他说身口意所作的善恶业的根本。念及于此,比丘走到卖肉者面前说:“请你现在好好称量称量。”
卖肉者想,这比丘既然不买肉,为什么对我说好好称量称量?转念一想,道:“此中一定是有悲愍之心,而特来救拔于我。这样的比丘,长久远离市井贸易,现在看到我做恶业,所以前来想救度我,这真是想利益我的贤圣之人啊!”  
于是忆念曾为比丘时的种种行为,口诵之前念过的经文,思维其义,心想自己希求的种种妙欲如剑、如戟、如利刃蜜、如毒蛇、如煻煨,不过是苦的集聚,令自己增长贪、嗔、痴之心,不仅今生远离安乐,领受诸苦,而且能引生来世恶果,障解脱。忆及于此,遂把肉远远地扔在地上,心中对生死轮回生起深深的厌离之心。对面前的比丘大德说:
林林种种的贪欲,过患何其多也!我以惭愧作为心的野马的络头,以智能作为秤来思考此事,心已通达此中道理。现在我再看不到其中的利益,只看到它带来的种种衰败与祸患,所以我现在应当远离诸欲,重新回到寺院里出家为僧。你看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仅让我身体承受种种痛苦,而且令我变得极为下贱,虽是人身,却如在恶道之中。我原来出家时,因为害怕伤害到水中的小虫,一定要先把水过滤后才喝,对其他所有生命都一样的悲愍保护,没有一点点伤害之心。可是你看我现在,却如食人精血的恶鬼般,乐于杀害众生,不断去做不能舍弃。佛陀说的好啊,亲近贪欲的人,是无恶不作的。这说的就是我这样为贪欲驱使,以致衰苦至这般地步的人啊!佛陀所说的四圣谛我还未证得。从今天开始,我不再由心放逸而为,以前种种放逸之行,以后也决不再做。如月离云光明普照世间,我从现在起要一心受持禁戒。即使头上着火,衣服焚烧,也精进修行调顺内心之法,断除难除之烦恼,一定要得寂灭之果。即使我筋脉俱断,形体都枯干了,只要不见四谛法,我绝不休息。我一定要先灭除烦恼,然后再证得佛的果位,以此来报答三宝和众生的恩德。
此时比丘知其心中所想,见他智能之火正要燃起,于是对他说:
 你现在如果出家,一定会得到解脱。你看迦梨、僧钳及以质多罗这些比丘,都曾七次弃舍佛道,之后再出家修行,最终获得了阿罗汉果。你对佛陀所制的戒律不毁犯,对三宝不起邪见,你有多闻的智慧,生起出离心的善法,乐于修行获大菩提果位的一切法。虽然你的多闻明灯曾为烦恼所灭,但你从现在起修多闻,一定能至佛所。漂流生死大海,宜修定力,由止之力明见烦恼体性,故乐发出家心,乐近善功德。修集于正道,降伏烦恼,就象大象除去羁靽一样,身心自在。 
还俗比丘当即舍恶业,出家精勤修行,终得阿罗汉果。
 
 
译者按:不才之人强译之,辞不达意甚或错漏之处难免。殷望有学者以教。赐教之言请发至47178950@qq.com。阿弥陀佛。
 
 
附原文:
                     大庄严论经卷第六
                       马鸣菩萨造
                   后秦三藏鸠摩罗什译
  
                        (三二)
复次若人学问。虽复毁行。以学问力寻能得道。以是义故应勤学问。我昔曾闻。有一多闻比丘住阿练若处。时有寡妇数数往来此比丘所听其说法。于时学问比丘于此寡妇心生染着。以染着故所有善法渐渐劣弱。为凡夫心结使所使。与此妇女共为言要。妇女言。汝今若能罢道还俗。我当相从。彼时比丘即便罢道。既罢道已不能堪任世间苦恼。身体羸瘦不解生业。未知少作而大得财。即自思惟。我于今者作何方计得生活耶。复作是念。唯客杀羊用功极轻兼得多利。作是念已求觅是处。以凡夫心易朽败故造作斯业。遂与屠儿共为亲友。于卖肉时有一相识乞食道人。于道路上偶值得见。见已便识头发蓬乱。着青色衣身上有血。犹如阎罗罗剎。所执肉称悉为血污。见其称肉欲卖与人。比丘见已即长叹息作是思惟。佛语真实凡夫之心轻躁不停。极易回转。先见此人勤修学问护持禁戒。何意今日忽为斯事。作是念已。即说偈言
 汝若不调马  放逸造众恶
 云何离惭愧  舍弃调伏法
 威仪及进止  为人所乐见
 飞鸟及走兽  睹之不惊畏
 行恐伤蚁子  慈哀怜众生
 如是悲愍心  今为安所在 
凡夫之人其心不定。正可名为沙门婆罗门数。是故如来不说标相。若得见谛真实。是名为沙门及婆罗门。复说偈言
 勇捍而自称  谓己真沙门
 为此不调心  忽作斯大恶 
说是偈已。寻即思惟。我于今者作何方便令其开悟。如佛言曰。若教人时先当令其于四不坏生清净信。此四不坏能令众生得见四谛。今当为说作业根本。作是念已而语之言。汝于今者极善称量。时卖肉者作是念言。此比丘既不买肉。何故语我极善称量。作是念已。即说偈言
 此必有悲愍  而来见济拔
 如斯之比丘  久离市易法
 见吾为恶业  故来欲救度
 实是贤圣人  为我作利益 
说是偈已。寻忆昔者为比丘时造作诸行。念先所诵经名曰。苦聚欲过欲味。思忆此已。即以肉称远投于地。于生死中深生厌患。语彼比丘大德。大德而说偈言
 欲味及欲过  何者为最多
 我以惭愧鞙  捉持智能秤
 思量如此事  心已得通达
 不见其有利  纯睹欲衰患
 以是故我今  宜应舍离欲
 往诣于僧坊  复还求出家
 我今为欲作  身苦极下贱
 虽是现在身  即如堕恶道
 我昔出家时  滤水而后饮
 悲愍护他命  无有伤害心
 今日如恶鬼  食人精血者
 我今乐杀害  习而不能舍
 善哉佛所说  亲近于欲者
 无恶而不造  我今为欲使
 衰苦乃至此  一切种智说
 四谛我未证  从今日已去
 终不更放逸  十力尊所说
 
前为放逸者  后止更不作
 如月离云翳  明照于世间
 是故我今当  专心持禁戒
 设头上火然  衣服亦焚烧
 我当坚精进  修行调顺法
 断难伏结使  必令得寂灭
 假毁绝筋脉  形体皆枯干
 不见四谛者  我终不休息
 先灭结使怨  得胜报施恩 
尔时比丘知其心念。彼智能火方始欲然。即说偈言
 汝今若出家  必应得解脱
 迦梨与僧钳  及以质多罗
 如此等比丘  皆七返罢道
 后复还出家  获得阿罗汉
 十力世尊戒  汝亦不毁犯
 汝不起邪见  汝有多闻智
 生于厌离善  修习寂静乐
 汝有多闻灯  结使风所灭
 汝还修多闻  必至无畏方
 为结之所漂  当依修定力
 修定得胜力  明了见结使
 由汝常修集  故乐出家法
 心近善功德  为结使所坏
 修集于正道  是意捉结使
 如象绝羁靽  自恣随意去 
时罢道比丘即舍恶业。出家精勤得阿罗汉果。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