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走近下坝麻通寺

来源: 作者: 时间:2010-05-14 Tag: 点击:

 

在聆听现观的日子,默默中发了心愿,愿有一天朝拜上师家乡的寺院。就这样,我走进了甘孜州下巴麻通寺。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那一切都是新鲜……

 

川西高原群山的怀抱中,坐落着一座古老而庄严的寺院――下坝嘛通寺。这里新架设的电杆不再往前延伸。行车的路在这里也到了尽头,再往前走就只有马和人才能行走的路。

 

下坝嘛通寺依山而建,几十座僧房围绕着主殿,面对着苍茫的群山,宁静怡然。寺院四周鲜花簇拥,绿草荣荣,林木繁茂。古朴的玛尼堆、残旧的老寺主殿、几幢古塔、挂满鲜艳经幡的山神坛,无言地述说着古寺的过去。这里曾有多少高僧大德,以自己艰苦清净的修行,将释迦牟尼佛的清净教法传递到今天。

今天的这里是怎样的情形?我带着好奇心走进了这宁静的一天!

 

清晨六时左右,夏季的这里刚刚亮天,当我还觉得自己还起得早的时候,早已有僧人、藏民诵着经咒,行进在绕寺的山路上。他们有的步伐矫健,快步如飞;有的虽步履蹒跚,仍然前行;有的三步一匍匐,以身躯丈量着信仰之路。僧人的红黄法衣在绿树白云间格外鲜亮。

 

大殿那面,法螺声声,那庄严沉稳的声音回荡在山间,僧人们听到这个声音,就奔向寺院经堂诵经了。又闻铃鼓阵阵,当值的僧人正在进行课诵。

 

走进肃穆的殿堂,真是走进了佛的世界。释迦牟尼佛像,诸菩萨像 宗喀巴大师像,唐卡,壁画,千尊佛祖,千尊文殊,千尊宗喀巴大师…… 尊尊庄严,座座精美,幅幅珍贵。令你肃然起敬,双手不知不觉地合于胸前。

 

酥油灯明亮,供水的碗整齐地排成一列,赤着脚的小僧人将殿堂打扫得干干净净。法台上展着经卷,放着铃杵,法鼓悬在前面,振铃击鼓的声音是从这里传出的。晨光中从殿前的窗照进来,照着读诵的僧人,照着法台,照着我们。

 

上午九点,到了僧人们上课的时间。到十二点之间会有两个班次的藏文文法学习, 一个班次的梵文学习,一个班次的小僧人们的经典诵读。下午两点到五点,还是这样的。上师为了僧人们的教育,请了藏文文法学习、梵文学习、经文读诵的老师。老师中有出家人,有在家人。学习藏文文法的分为四个班次,课堂在活佛府里。年纪大一些的僧人们参加梵文的学习,课堂在嘛通寺大殿二楼上新装修的电脑房里。年纪小的僧人们参加的是经典的诵读学习,课堂就在经堂前。

 

这里最值得一提的是新装修的电脑房,这是全部用木料装修的一间屋。二十台崭新的电脑整齐的排成两列,显示器都是液晶屏的,电脑桌、椅都是配套的,复印机、不间断电源一应俱全。若不是窗外起伏连绵的群山提醒,这里是自然的接近原生态生活方式的边远的山区,你会认为是置身在现代城市的某个写字间里。时代的发展使佛法的学习,已不是青灯黄卷的方式了。每天上午十点半和下午两点在这里有两堂梵文课。课上学习的内容,有些是要在电脑上完成的。课后的时间,僧人们还不离开这里,他们还会在这里练习梵文、藏文的录入。梵文的录入是刚刚学的,藏文的录入已经很熟练了。

 

殿前的小僧人在学习的时间里,有的围坐在老阿克的身边专注的听讲;有的认真的跟着老阿克朗朗的读诵;有的在自己闷头背诵;有的为避免干扰,用披单把自己遮起来,只能见身子在那里摇摇晃晃;有的还稚气未脱,顽皮微露,但一见到威严的师长就立刻收住,马上把自己再加进朗朗的读诵之间。

 

那些年龄大一些的僧人深沉、稳健而睿智,上课前他们会提前一会等在外面,准时地走进课堂。课前短短的等待时间,有的还要对一对作业,谈一谈前面学习过内容。还有的僧人提着笔记本电脑,如在大学校园里的莘莘学子,只是不着西装革履,而是穿着庄严的僧衣。

 

下课的时间到了,学习还没有结束。

常见三三两两的,核对着作业中的内容。他们完成作业很认真,有时天很晚了,还能看见忙在作业本上。如果还有问题,他们会和老师约定时间,再去请教。若是问题多了,还会有集中的课后辅导。这时,晴朗的夜空已是繁星满天,只有大殿的灯光长明……

 

阳光好的课间,青青的草地,纯纯的蓝天,净净的白云,团团的山花。年轻的僧人围坐在一起,谈论的还是刚才课上的内容。他们生气勃勃,充满了活力。有了他们,古老的寺院会有更加美满的未来。这里传统与现代的生活方式交融,清净的传承以现代的方式传达向未来。这是古老寺院的庄严。

 

后来我才知道,每年这里要有两个学习的季节,我来的这次是夏季,还有一次是冬季。寺院里僧人的学习,有专门的管家师父负责。这是寺院里的一项特别重要事情。

 

这样的一个遥远古老的寺院,

这样的一块清净闻思修的净土,

这样的一群精进修行的出家人,

这样的令我依依不舍流连忘返。

 

身虽然离开了,心却留在了那里……

 

沈阳如仆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