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永嘉活佛简介

来源:格鲁修学社区 作者:静风 时间:2015-01-23 Tag: 永嘉 点击:
“这时我天天和活佛在一起,有机会近距离认识他。我们都知道活佛名气很大,各国弟子很多,但他就和普通和尚一样,是个很低调的老实修行人。我见过很多名气大的活佛和‘高僧’,在近距离观察时,其实很多并不如我们想象那般,但祁竹活佛不是那样的,人前人后他都一样,只是很简单地在修行,对名气,地位,钱财等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是想修行,想弘扬格鲁教法,除此外别无他念了。“ 顶礼师公和两位活佛。阿扎活佛这段话我也有些感觉。我跟着永嘉活佛学习也差不多三年了,这中间也发生了一些事,我对活佛的内心也有了一些了解,他给了我一些感觉。我们常说,这位喇嘛是成就者,那位喇嘛是化身,可是我感觉应该去了解他们的内心,因为他们也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与我们一样,面临着各种事情的抉择。在美国接触大活佛,并不是很难得事情,因为大活佛的道场也不一定有很多弟子。我也和一些大活佛近距离得交谈过多次,但是给我的感觉和阿扎活佛说的相似,近距离看得时候,有时候并不是远看得那样。当然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有成就,因为我无法看到他们的内证境界。但是他们中也是很不同的,有些人很世故,他们似乎很了解我们的心理,知道怎么和我们说话。而有些人则很单纯,只是一个老实的修行人。永嘉活佛在我眼里无疑是后者,而且似乎是后者里的极端。他对大多数事情全然都不关心,不想自己出名,不关心供养,甚至对外出传法有时候也似乎兴趣不大。他的所有兴趣似乎都是自己默默修行了。出家人不可以结婚,当然最大的诱惑也就是名闻利养了。有时候我们似乎看到一位师父很牛,他怎么怎么有成就,怎么怎么有学问,后来我感觉不是了,成就这种事我们看不明白,而学问也不代表修行,一位师父好不好其实是走近了去看他们的内心。而永嘉活佛给的感觉却是这样的,他的心真的是在向解脱生死的方向沉积,对世间的事情不贪恋。现在的时代已经改变了,很多人包括很多大活佛,都和以往很不同了。我认识的一位格鲁派印度某大寺庙的主持级人物,有学问,在美国巡回讲课而且可以用英文讲,弟子众多。但是给我的感觉就不大好。我见他时,一天收到无数次电话,天天有人请吃饭,我有时候会想,这哪有时间修行阿。难道活佛是搞社交的马?永嘉活佛的同班同学,已经担任过三大寺主持了,当然要担任主持是要付出些代价的。这代价在不同人眼里也许有不同的轻重。永嘉活佛当年也被推荐过,但他后来婉拒了。当然这其中原因有些复杂我没说担任主持不好,这是他们的不同选择。但是我自己有时候会想一想这件事情对于一位出家人意味着什么。就如同搞研究的,假如有一天说科学院的院士就摆在我们面前会不会拒绝?对于一位格鲁派的出家人,担任三大寺的主持最后乃至嘎丹墀把,应该是他们毕生的至高无上的荣耀了。有人可能会认为,出家人是不应该在乎这些的。这是昏话阿,现在的时代早就不是如此了。没见到论坛上天天为了一个小小的上师位和活佛名位打得头破血流马,何况天底下有几万个活佛,10几万个上师,但三大寺的主持只有几十个,而嘎丹墀把只有一个阿! 当然作为弟子,供养师父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可是供养如果次数多的时候我也很头疼,每次拿钱少就总觉得不好意思,不供又不好。可是后来我慢慢有了一些发现。大家供给活佛的红包最后都是由喇嘛收走然后自己清理了,活佛大多都没打开过,自然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活佛在收到供养后唯一作的一件事情是示意喇嘛把红包放到佛堂上供养佛菩萨,然后剩下的他就不关心了。自从我发现了这点后,我的心理也有了一些改变,有时候我会在红包里只装上几块钱,但却不会感到难为情。这点感觉很踏实,因为我心理确认到了活佛并不关心那里面有多少钱,那我何必在意呢?现在习惯常了,我供一块钱的心理感觉和100块竟然差不多了,这种改变连我自己也有些奇怪。(这个故事后来又有了我开始不知道的后续:原来活佛每次收到供养后的第二天,都由喇嘛将供养从佛堂上取下来,由喇嘛告诉活佛每个人供养的数量,活佛为供养的每个人都进行念经、回向与祈福。活佛说,出家人如果不这样做,就有滥收信施的嫌疑,将来可能堕入恶道加倍偿还。掌中解脱中讲过两个故事:1)有一位大成就者,在雅卓的湖内,发现后藏达那地方的一位喇嘛,因滥受信众超荐祈福的供养而受生为一条大鱼,体积至少有雅卓湖一半大,身体被许多其他生物所瞰食。这位大成就者因此告诫他的弟子说:“勿滥受信施!勿滥受信施!” 2)以前有块磐石中,一只大蛙被无数小蛙所食。另外有个德格上师,某日吩咐他的弟子说:今日不管河裏漂来什么,你们都把它捞上来给我。”结果有一棵树被打捞上来,剖开一看,树洞裏有一只大蛙,正被许多小蛙所揽噬。据说,前者曾是一个滥受信施的上师,后者是曾任德格某寺的大管家。) 由于上善老大的不良影响,经常八卦一下教内的奇闻轶事似乎也成了我们大家的日常功课了。当然也就经常有一些八卦题材出来比如某某上师突然要双修或者还俗了等等,当然也就会有人怂恿我去问活佛,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八卦的。但是这种事问多了,我却一次一次失望而归。因为活佛每次都说一些太经典的话把我挡回去。比如说某某大师前世是成就者,他们可能有某种示现我们也不知道等等。这个世界是非很多,但是在他的心理似乎并没有什么是非。我后来真的很失望,因为在活佛处听不到任何得是非八卦,只好把八卦的对象转向了喇嘛,反而从喇嘛那听到了更多好玩的八卦消息。虽然对于名望与金钱似乎并不很关心,活佛却有一个特点,是我没有想到的。他如果答应了别人做什么,就一定会做,哪怕是一些非常小的事情。我说我没想到是因为有些小事实在很小,以至于我求他帮忙以后我不久也不怎么记得了,可是会突然有那么一天,他告诉我那件事怎么怎么样了。这情况至少发生了一两次,因为我在突然听到他提的时候很惊奇,所以印象很深。以后我在求他事的时候就很小心,因为我做弟子的不经意的一句话,他做师父的竟然非常认真的去做。这让我羞愧。与这类似的是另一件小事,有时候我会用一种小容器带点东西去他家,当然有时候我也会在他家用一些小容器带些东西回家。这本来很稀松平常,我从来都没在乎,那些小容器有的是师父的放在我家,我的放在师父那。不但我没在乎,连喇嘛都没在乎。可是活佛每次却似乎记得十分清楚,每次我临走前,他总是从柜子里把我的盒子拿出来还给我,说实话这件事情太小了,但我的印象非常之深,因为每次我和喇嘛都记不住的事情,他似乎都能记得住。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与很多活佛精于和人交往不同,他的心很真,很纯。这两个词可能形容其他的如初恋比较合适,但是感觉却真的如此。如果他认为不行,他会告诉你。如果他认为可以,他会很认真的去实践他的话。他不会和你绕弯子,把你搞得不明白,也从不说任何什么密意之类的话。他的所有话都很朴实,而且很现实,他教弟子的时候,总是会说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就会慢慢熟练了。当他一遍一遍的在你耳边重复这句话时,你也真的会慢慢的变得对自己有信心了。有一次他谈及至尊赤江仁波切时说赤江仁波切无论对于乞丐,贵族,普通僧人,嘎丹墀把都是一样的,慈悲而且平等,他认为即便是佛陀再来,在这方面也不会再好了。有时候我便感觉,他正在履行他的上师的教言。活佛的弟子有些居士,我们大家都知道,也不大懂很多教理。可是活佛似乎并不介意给他们传法,教他们道理,乃至带领他们闭关。我开始有些怀疑是否真的有用,但是活佛却是全然很认真的。活佛的这种认真似乎也给了我一些信心,我会想既然活佛可以那样的教他们修行,我自然也可以把。况且我早就看明白,只要活佛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 当然,直到现在我也并不知道他是否是一位大成就者。他在西藏弘法期间,出现了很多奇妙的现象。应我的请求他讲了一些。我毫不怀疑他讲的那些故事的真实性,因为我长时间的了解让我相信他的话一定是真的。我在听他的故事的时候,也会很兴奋。但有时候我却感觉他的那些神奇的故事似乎离我很遥远。但有一次我提及了一下在网上贴了他的故事,他突然说,那些故事都是说他自己的事情,但他却从没给网上的大家帮过什么忙,这让他很愧疚。我当时正在兴头上,他突然说出这句话让我很诧异。我直到回家的路上还在体会他这句话,这就是活佛的真诚。虽然他在西藏的故事里有很多的彩虹瑞像,除灾破障,但我更珍视我所看到的他的心的真诚纯净,这真的很不同,在现在的年代里,现在的上师里很稀少。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