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法脉相承>甘丹赤巴>

第三任:克主杰大师

来源:格鲁修学社区 作者:格鲁修学社区 时间:2009-09-23 Tag: 点击:

第三任噶丹金座具祥上师法王格勒贝桑(梵名室斯那古日达磨梭木希雅室跋札),据称往昔其为佛陀弟子中的须菩提,亦受生为香跋位法种王妙吉祥称,时轮主对月密言:“你要记住白莲和妙吉祥称。”这是克珠杰将要跟随宗喀巴大师的授记。克珠杰前世转生为月称的弟子克秋且哇时,月称对其授记云:“未来之时,文殊菩萨为教化边地人众,将持比丘相,时你要弘扬其教法。”克珠杰与清辩、枳布巴亦是同一心识。转生为阿坝雅时,文殊菩萨为勉励其而将念珠旋转三次。在藏区同吉祥密集之主廓科巴•拉孜、班禅巴为同一心识。玛久兰卓藏于扎桑格雪地的授记中亦言:“现今时之上师扎巴,未来之时称名洛桑扎,协助其弘法者,在佛陀近前名须菩提,在印度金刚座中心,为调伏所有外道众,受生为名噶玛德哇的班智达,现今之时称索南上师,洛桑扎巴时期称克珠杰。”授记了其将要守持宗喀巴大师的教法。
    克珠杰生于后藏拉堆多雄绛曲下面的颇章盖波德丹地方,是来自于里域江拉梅波的密咒师色氏的后裔,父名贡噶色,贡噶色有三子,克珠杰为其长子,因能忆念自己是克珠•旺洛而被称为“克珠”。依止仁波且嘉贝宁波和兰哲巴•叶贝、贡噶坚赞、仁达哇等人学法,因亲近过许多文殊言狮子的转世者,青年时就成为善巧。十七岁时,在昂仁寺龙年冬季法会上,众多善巧集聚如海,法王大司徒父子亦在座,时班智达博东乔勒南杰久美扎巴对《量理宝藏》从头到尾逐次予以批驳[1],而克珠杰又逐次予以驳回,使久美扎巴无言可答,只说大都认为这是经部内的矛盾,除外无言可说。但久美扎巴是位真正的圣士,后欢喜而向克珠杰做赞颂,于此克珠杰还辩败法王雅绸巴。继从仁达哇受比丘戒。二十三岁时,赴宗喀巴大师处辩论,途中于晚上梦见东方出现千柄宝剑围绕成的曼茶罗[2],每一剑瑞各有一太阳,而中间瑞坐有文殊菩萨。第二天在色拉曲登一见宗喀巴大师时立即生起坚定的信仰,且受听了所有秘密法,并从贾曹、杜增、绛盖三人处闻法。返回后建日沃当坚的寺院,又任年堆江拉寺的法座而称为江拉十难论师。绛邓江孜第巴热丹帕为施主,由克珠杰建造了贝科曲德寺。那烂陀寺的建立者大善巧绒敦巴给克珠杰复复寄来要与其辩论的信件,时克珠杰与绛邓巴供施二人间稍有不和,绛邓巴从那烂陀迎请绒敦前来,并宣传要同克珠杰辩论,从夏鲁寺和乃守寺找来中证人,临近辩论时,至尊绒波似不能论辩般,说:“我曾辩败你的上师贾曹,你成不了我的论敌。”用种种方法想推迟辩论,故需在大经堂门前重新设座召集众人,时克珠杰登上大经堂顶而开辩声云:“精通大乘之教理以大宝种成二资粮,风驰绿马引智慧于所知虚空无阻障[3],理智的光明照亮经典大地而无余处,无比的虚空宝与萤火虫一起如何行[4]!但绒地的释迦益,生嗔恨佛法之心,持辛饶宗的宝幢,凡夫吹嘘自善巧。住于远地却与吾,说要一起做答辩,心怀诡诈的仙人,复复发出辱骂词。尔后一旦至此处,心中恐惧又害怕,忧愧悔恨交如起,似无救主寻救主。具祥月亮的白光,罗睺伺机欲吞食,吾以理智之金刚,将做摧毁现前说。上师妙言众昼光,嫉妒密林欲遮蔽,邪说森林密布者,吾今使其变成灰。此时心中惧怕者,说已对此未破斥,口言不定之词语,妄语洞中复复遁。与知耻、羞耻衣相离,松缓戒带腰中束,愚昧弟子的恶语,似幕遮蔽成黑暗。此处善巧华翰等,言所做事不适宜,以施主语为皈依,说对自己恩惠大。教理层浪享用者,在于广阔海各处,许多善巧蛇冠者[5],为该处主宰颇有余。但其以何为救主,唯真实语将其等,驱回各自海住处,辩驳坛城未推倒。如此眼前无能者,倾注讲说畏惧语,从今对善巧嘉言,不要暗中恶语之。吾将齐集且制伏,分辩是非为己任,脸颊忽变的此等,似羊驴令善巧笑。如来教法住于雪山地,十万经论似狮鬣威严,理性爪牙锐利强壮者,唯吾殊胜善巧狮子王。纯净理性的一声长笑,傲慢论敌千象的心脏,从喉拔除使人畏惧的善妙祥,为讲说善好他业的言狮子。”讲说而作《门文回
答》。
    继至日沃当坚,同时进行利益有情的事业,时江孜巴心生懊悔,希望克珠杰返回,克珠杰云:“钢牙无尽四爪有威力,为护持雪山的狮子王,欲以铁链栓系污水饲,视做门狗却令善巧笑。”而没有去。
    俄埃嗢曲丹寺的建立者俄哇•贡噶桑波,曾从宗喀巴大师闻法,而后来对宗喀巴师徒寄来反驳的文章。克珠杰为此作《粉碎恶语霹雳轮》,全面地给予了驳斥,使得贡噶桑波需承认自己的因、违、遍三轮有误[6],其智穷理屈,只好说“有法一人”,时诸俄哇人亦云:“我们的俄哇贡噶桑波,与江拉曲则论辩之时,俄师三轮成百直相违,口说有法一人做启请。”从而成为人们的笑柄。继克珠杰在乃宁寺与贾曹杰相会,一起至色哲二寺。于四十七岁时登噶丹寺法座,几年间大降法雨,建四法相学院,现今合成为二。克珠杰的著作有赞颂、传记、见导等许多零散类和《宗喀巴传》、《中观大纲》、《释量论疏理海》、《三律仪论说》、《密续部总论》,及密集、第二品、胜乐、时轮、怖畏类、部分护法之修法等,另有《密咒次第补遗》、《根本堕罪释》等,皆引证教理,词义严伟。对无搀和杂质的佛语如实予以讲述的,有师徒三尊的著作,但对此不得其要领者,不能按其义做取舍、修行者,及不堕两边的四法等不通达者,遂以所谓挑剔缺点而舍弃之。却对与本教及外道徒的教规相混而近似佛法的教法,唯做受听、念诵、修持,以此聊以度日,并欺骗愚人,为得到食物、财物、好处、酒等,拼命奔跑,如同因干渴而苦恼者,住于“八功德海”边却饮咸水[7]。
    宗喀巴大师去世后,克珠杰因思念而献供,且做启请,流下眼泪,时逐次见到宗喀巴大师乘骑大象,身相如同住世时;又见坐在天子等抬举的宝座上;乘骑狮子而为文殊之相;骑虎而为大成就师止妥增巴;于白云中以比丘相出现而讲说佛法等,见到过宗喀巴大师的五种相。克珠杰还见到过文殊等本尊和其他上师的尊容。从萨迦等处出现放咒者,但不能损伤克珠杰,克珠杰从天空阻挡霹雳,将霹雳引向岩石,故其神通能力亦极大。
    简言之,对讲、辩、著三者,闻、思、修三法,贤、正、善三德,通达、慈悲、能力三者等方面,藏区前面出现的所有被称为大成就师、大班智达和一切知者,皆难与克珠杰匹敌,其为具义的善巧、成就师。克珠杰年五十四岁时于神变月二十日示现逝相,据云在噶丹和五台山等处示现过许多神变。克珠杰在此洲的受生世系从须菩提起,后为恩萨活佛班禅仁波且,如同其行传所说;未来之时,将转生为香跋拉国的勇武轮王,消灭外道拉洛,重新弘传佛法。克珠杰的弟子有那塘堪钦•索南却珠、博班钦•释迦室、绒师•洛桑扎、拉尊•仁钦坚赞、藏巴•桑杰贝、查科•本波曲扎、洛追曲军、哇索巴、仲孜巴、象雄曲扎、妙音法王等无量之众。如此具义善巧成就师克珠杰成为所有人的依止处,其妙演佛法如同阿阇犁世亲,擅长诗作如同马鸣,能言善辩如同仁贝旺秋,严守律仪如同功德光,观修慈悲如同寂天,获密咒悉地如同萨热哈,可与上述大德匹敌,为雪域地区胜过四方者。久美扎巴对其赞颂云:“理智一声的长笑,彼岸长号掉地上。”继云:“思维敏捷速言者,于你前面做答辩,即将开口论辩时,咽喉自阻舌不灵。”如所赞,克珠杰幼年时亦同藏区的大学者进行辩论,如同前述,使学者畏惧。克珠杰以纯正教、理和讲、修两方面,为弘扬佛法,尤其是为弘扬文殊怙主上师宗喀巴大师的无敌显密善规而降临此洲的。萨班云:“没有知识的诸人,对智者尤为瞋恨。”又云:“诸劣人轻蔑圣士,而圣士却不这样;狮对狐等善为护,狐狸间却常争斗。”所说般对格丹派教法敌视的后弘期宁玛派等,仅因与自宗的见、行不同,而对格丹派做了许多诬蔑歪曲。萨班云:“大圣哲居住地,其他学者有谁敬;太阳照射天空时,行星虽多亦不见。”正如所说[8]。

 

克主杰(mkhas-grub rje 1385-1438),原名格雷倍桑(dge-legs dpal-bzan)。最初也在萨迦派出家,亲近仁达瓦和达玛仁钦,也立过十部大论宗。后来因仁达瓦的介绍而为宗喀巴的弟子。宗喀巴圆寂后到后藏弘扬宗喀巴的显密教法。以后被达玛仁钦迎回迦登寺,继承法位凡八年。他的学说完全祖述宗喀巴,不糅杂丝毫其他说法。非但摧伏一切外道外派的论难,即使大师弟子中,见地稍有不同于宗喀巴的,一定要尽力破除。

克珠·唐吉钦巴,于藏历第六饶迥之木牛年(公元1385明洪武 18年),诞生在后藏拉堆北部多堆(今萨迦县境内)的一个降瓦官吏之家。由于是忆念克珠·拉旺(贤哲·帝释天)的转世,故被公称为克珠杰。他从大堪布森格坚赞(狮幢)①出家,受沙弥戒,赐法号为格勒白桑(贤成善)。此师随从至尊仁达瓦,学习了《因明七论》、《上下对法》、《慈氏五论》、《中观理聚论》和《律经》等,未经多久便彻底精通。从道果师益希班瓦(智祥),圆满听受了《喜金刚》的灌顶和道果的全部与分支。此外又从师尊索朗坚赞(福幢)和那萨瓦(美衣者)等众多善知识,听闻了许多显密正法,获得了不畏讲说广大无边经论的智慧,达到了自他诸宗之大海彼岸。此后便于后藏各大寺院游学辩经。当时雪域大智者法主珀东瓦·班钦乔勒朗杰②在批驳萨班的《正理宝藏》,于萨迦寺和珀东寺等经院中立宗,任何智者都敌不过他。克珠杰来到昂仁寺时正与珀东班钦来到昂仁寺是同时。由于该寺的自诩为善巧者谁都不能与珀东班钦对答,所以诸智者商议,大家一致请克珠大师来对辩。当时此师年仅十六岁,年纪很小。但是,此师毫不畏惧,于广大众中尊处发誓,承诺我敢对辩,便在所有三藏法师的众会中与班钦乔勒朗杰展开了辩论。此师以十万无垢正理反驳,使得班钦乔勒朗杰无言对答。彼时,他们二位所辩论的与众不同、细而又细的正理所弃的界限,全都被在场的诸智者做了记录。此师说:“后来在著作《因明七论除暗庄严疏》时,将彼时辩论的诸正理都引用于此。”据说珀东班钦·乔勒朗杰亦于彼时敬献了专门赞美克珠大师的颂词《蜜蜂游戏琴》。如果克珠大师从如此年少起,其讲、辩、著作等悉皆精通的善巧美名就传遍了一切地方。此后,由至尊仁达瓦大师任亲教师,法主班觉希饶任业轨范师,涅瓦·罗追丛美(智无匹)任屏教师,于足数的善信僧伽中正受了比丘戒。彼时,遵照至尊仁达瓦的策励,前去参见宗喀巴大师,途中住于聂塘时,梦中亲见文殊菩萨,最后融入了己身。翌日来到色拉却顶时,首先遇到一个贤善温良的比丘,故向他问道:哪是法主洛桑扎巴的寝舍?当时此比丘未做回答,回到佛堂中点了一支长香,举着来到黄色寝舍,马上行了三礼,双手持香,只为解义,才直呼大师的名字说:我的亲教大师洛桑扎巴驻锡的经堂即此。此香指向了彼处。由于看到此比丘全如《律经》所讲的清净行仪和十分恭敬大善知识之情,于是克珠大师便想到宗喀巴大师的诸随从亦皆如此,那大师本人更会是怎样的呢?不禁惊异,毛发竖立。顿生敬畏而胆怯。此后去了寝舍,当一参见宗喀巴大师,便马上被一种前世极深的师徒关系的征兆法力,使心中生起了坚固的信仰,启请摄受。大师问道:“汝于途中得何梦境?”于是禀告了在聂塘的所得。大师又讲道:“汝乃密宗之利根化机。汝将对众多所化有大利益。”等做了许多教诲。最后问道:“汝将何者作为本尊。”克珠大师禀告说:“正以大威德红黑二尊作为本尊。”大师教导说:“总之,不论以红黑怖畏大威德三尊任一作为本尊,亦皆为至尊所摄受。但是,我的这个传承,为至尊文殊所摄受且加持甚大,故当如是了知。特别当以怖畏金刚为本尊,此中于因果二位时能有至尊圣容亲现,故有殊胜枢要。然而,有些人根本不解此中之枢要。”等,大师以详广的谈论,摄受他为唯一的内心传弟子。克珠大师如瓶满灌似地听受了无余语密。后又来到后藏,住持了年堆江热寺座主,故称江热噶久。此后与萨珺饶丹帕巴《地方首领善住圣者》互为施主供田,创建了白廓德庆寺①的大经院等噶丹派的许多札仓基地,如群蜂飞往花园似的聚集了众多三藏法师,讲经修道得到很大发展,从而弘扬了噶丹派的教法大宝。彼时,地方首领饶丹帕巴宣布要迎请法王绒钦巴②与克珠·唐吉钦巴辩经。
  克珠大师亦如是承诺。从上下各方的一切大小寺院来了许多讲说经义的大善知识和数百位三藏法师做裁判,开设了辩难道场。当时饶丹帕巴和绒钦却改变了主意,设法拖延。彼时,克珠·唐吉钦巴便以无畏的勇士气魄,讲了如下此等严紧缀成的偈句:
  “绒地所生释迦者,
  却具嗔恨佛教心,
  执持辛饶理论幢①,
  愚人自傲为智者,
  若能久住正告汝:
  同我一起来答辩;
  具足诡诈心仙人,
  再再口出如谤语,
  一旦从彼来此时,
  却边畏缩边怖惧,
  边犯过失边悔恨,
  无依无怙寻庇护,
  于此具德月白光,
  彼欲伺机黑影者②,
  以吾正理金刚杵,
  全然摧伏现告汝。”
  又讲道:
  “如来教住雪山峦,
  十万正理狮发威,
  正理爪牙强凶猛,
  唯我博学狮子王,   
  以一无垢正理笑,
  将傲论敌千象心,
  除我格来班桑布,
  威拔至喉无语狮。
  此后又来到寂静地当坚山(光华山),精勤修证。彼时,地方首领饶丹帕巴懊悔,又以种种手段发起迎请克珠大师回白廊德庆寺。
  克珠大师讲道:
  “欲将俐齿持爪力,
  守持雪山彼狮王,
  炼拴以泔养为犬,
  其愿实为智者笑。”
  而未应诺,去了甘丹寺。克珠大师于年四十七岁藏历第七饶迥之铁亥年(公元1431),在大丛林甘丹尊胜洲寺被晋封住持高大金座,将一切讲闻说修之门弘广如上弦明月,尤其将宗喀巴大师的语旨,连细微部分也不掺杂他说地做了明确的宣说。对于余宗作为发起非难大师善说的一切道理,皆以无垢的教理之门做了破斥。特别是顾虑大师的不共讲风传统会断绝后,遂将珍如空行心血般的密咒难行枢要,不惜对众广宣,纵有一切空行责罚,亦不顾生命,心中唯怀佛法大宝,以讲说著述之门加以显扬。如此重恩,实属无匹。如是住持寺院法座历经八年中将文殊怙主洛桑扎巴的教法大宝——全胜一切的胜幢竖立于三有之顶,于藏历土马年(公元1438年明正统三年)神变月(正月)二十一日,仙逝于空行法宫。享年五十四岁。此师之清净见相,亦曾再三亲见文殊菩萨、妙音天女、本尊作怖畏金刚、六臂护法和四面护法等。特别在宗喀巴大师涅磐后,此师以五种不同的照见,亲见了大师圣容,并再再尝受了语旨甘露等,如是之诸情,全如传记等中所讲。此大师之语生弟子亦有大堪布桑朗乔珠(福胜成》、遍知帕巴畏(圣光》、桑达瓦·乔丹饶觉(具法圆满》、京俄·罗追坚赞(慧幢》、擦科土官·却吉札巴(法称》、法主·顿珠班瓦(义成祥》、绒敦·罗桑扎巴(善慧称》、法主·贡勒巴(遍妙》、扎巴·却杰瓦(声论师·法胜》、上座·却迥瓦(护法》等学行兼优的弟子无数。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