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法脉相承>甘丹赤巴>

第一任:宗喀巴大师

来源:格鲁修学社区 作者:格鲁修学社区 时间:2009-09-23 Tag: 点击:

  宗喀巴大师传

  张建木


  一 事略


  宗喀巴(tson-kha-pa)大师原名叫贤慧称吉祥(blo-bzan grags-Pahi dPal),是受沙弥戒时取的。宗喀巴是后来人对他的一个尊称。“宗喀”是距离青海西宁五十里的一个地名,“巴”是藏语的语尾之一。“宗喀巴”原义即是宗喀地方的人。
  大师于1357年(元顺帝至正十七年)降生于宗喀的一个佛教家庭。他的父亲名叫达尔喀且鲁崩格(dar kha-che klu-hbum dge),母亲名叫馨茂阿却(sin-mo a-chos),两个人都是很虔诚的佛教徒。他的同族人也全部信仰三宝,族中还有不少出家人。
  大师三岁时,法王迦玛巴游戏金刚(chos—rjekarmapa rol-pahi rdo-rje)应元顺帝的邀请,由西藏到内地去。中途经过大师的故乡,见到大师器宇非凡,因此授给他近事戒,赐号庆喜藏(kun-dgah snin-po)。
  在这一年里,附近有一位修大威德得成就的喇嘛名叫敦珠仁钦(don-grub rin-chen),施舍给大师的父亲好多马羊等财物,请求把他这个小孩送给他。大师的父亲很高兴地答应了他。从此直至入藏以前,大师依止敦珠仁钦而住,学了很多经论,并且受了密教的灌顶,他的密号叫做不空金刚(don-yod rdo-rje)。七岁时,依敦珠仁钦受沙弥戒。
  为了进一步深造,十六岁时(1372)辞别敦珠仁钦前往西藏。十七岁到达拉萨东面的止公(hbri-gun)山林。在止公寺间阿仁波且(hbri-gun spyan-sna rin-po-che)座前,听受大乘发心仪轨、大印五法、那若六法(naro-pahichos-drug)等极深的教法。以后又到拉萨西面的极乐寺(bde-ba-can),从吉祥狮子(bkra-sis senge)和善满(dge-bskons-pa)所闻经论。又以功德海(yon-tan rgya-mtsho)和乌锦巴(u-rgyan-pa)为正副阿阇黎学习现观庄严论。又依曼殊宝(hjam rin-pa)大善知识听受大乘庄严论等慈尊诸论。这样几年之内学习了好多显密经论。十九岁在那塘(snar-than)时,学习现观庄严论。其中多引俱舍之文,比较难懂,因此登心学俱舍。在那里他从义贤(don-bzan-ba)译师听受意乐贤(bsam-bzan)的俱舍释,但他还不满足。一天在一位格西那里看到庆喜祥(kun-dgah dpal-ba)的现观庄严论释,比他过去所学的注解明晰易解,又看到其中有引俱舍论处,论释得也很清楚,因此第二年夏天他就到泽钦(rtse-chen)请庆喜祥讲一遍现观庄严论。庆喜祥又介绍他到仁达巴(red-mdah-pa)那里听闻俱舍和入中论。仁达巴的学问修持都极好,因此成为宗喀巴大师一生中最重要的师长。那年秋季,从大译师菩提顶(byan-chub rtse-mo)受集论。冬天从慧明(blo-gsal-ba)大律师听受毗奈耶根本经及其释论。二十二岁仁达巴为大师评讲集论一遍,那年又以释量论为主,兼讲入中论,并讲授律藏等经论。同时依金刚宝(rdo-rje rin-chen)听闻欢喜金刚第二品萨迦派的注释。次年春季夏季,大师又请仁达巴讲释量论一次,并听受集密本续和五种次第。秋间从福称(bsod grags-pa)喇嘛听受多种经论。以后闭关专修,并阅释量论的广释,对于法称的理论,生起无量不可抑制的猛利信心。过去西藏人仅仅知道因明系辩论方式,现在大师看出陈那集量、法称释量论摄尽一切上下诸乘修行次第,因此认为这些著作乃是成佛解脱之道。二十四岁那年的春天,大师到那塘,那时义贤正着释量论的注解,大师就在那里听受一遍。夏季,大师在那塘立释量、集论、俱舍、戒律四部之宗,同时从一些大德受好多密法。秋间在蔼寺(er-grwa)从空贤(nam-mkhah bzan-po)学诗词,同时依止仁达巴温习入中论、释量论、集论、俱舍论等,又重新听受一遍现观庄严论和戒律。过去没得到传承和讲解的中观宗重要经论,这时从那塘住持庆喜幢(kun-dgah rgyal-mtshan)受得一切传承,又请极乐寺妙宝(hjam rin-pa)讲授一次。当时西藏得中观宗诸论的传承的寥寥可数,可是现在到处都有,这都是由于大师得到传承,加以弘扬的缘故。这一段仅仅是把大师所学的经论略举几个例子,实际上所学决不限于这些。大概藏中所有经论,大师或者兼听讲授,或者仅受传承,没有没接触过的。
  大师在学习圆满的时期,改戴黄帽,以后他的弟子们也就随着戴黄帽,因此形成黄帽派。黄帽原是持律者所戴,据土官宗派源流说:“贡巴饶塞(dgons-pa rab-gsal,朗达玛灭法后复兴佛法的大律师)送卢梅(klu-mes)到西藏去的时候,把自己戴着的一顶黄帽子送给卢梅,说是‘戴上这个,就想起我来了’。因此,过去一些大持律者都戴黄帽子。宗喀巴想振兴衰颓的戒律,帽子的颜色与过去的持律者们取得一致,采用黄色。”(德格版101一102页)据此,黄帽并不自宗喀巴始,宗喀巴采用黄帽,主要的用意是兴复戒律,其中并没有多少改革宗教的意味。
  以后大师在雅垄(yar-lun)地方恭请错钦薄(tshogs chen-po)寺住持戒宝(tshul rin-pa)律师为亲教师,错巴吉津(tshogs-pa byi-rdzin-pa)寺住持慧依(ser mgon-pa)为羯磨阿阇黎,错巴吉津的维那福德金刚(bsod-na-ms rdo-rje)为屏教阿阇黎,还有两个寺院的持律比丘为证戒僧众,正受比丘戒。
  受比丘戒后曾从名称菩提(grags-pa byan-chub)请问法义,印证所学,并听受道果的传受,那若六法,帕摩主巴(phag-mo grub-pa)与世间依怙(hjig-rten mgon-po)的著述。
  以后到闻(hon)道场,讲现观庄严、因明、中观诸论。此后到前藏,住在刹(tshal)寺,阅读大藏,引生无量观察妙慧。他三十一岁那年造现观庄严论狮子贤(simhabhadra)释广疏,取名“善说金鬘”。以后一两年之内,除了自己修习以外,在各地讲了很多大小乘经论。如在贾域(bya-yul)为七十位左右善知识讲现观庄严论、入中论、集论等,在贡迦(gon-dkar)的五明道场(rigs-lna lha-khan)为贡迦法王和七十多位三藏法师讲现观庄严论、因明、集论、俱舍、比丘戒、入中论等。住在门喀札喜栋(mon-mkhah bkra-sis gdon)寺的时候,一天晚上和大家一起烤火,谈到西藏学者的传记。有人说从前慧狮子(ses-sen)在一个法会中每日能讲十一种经论,在西藏在一个时期中所讲的以他为最多。当时霞顿(sa-ston)等善知识请求大师也这样讲,大师说“略加努力,也许可以作得到。”于是就答应了他们。随即闭关二十一天,阅读经论。出关以后的前几天,略讲了一些印土论典。以后十五部论同日开讲。每天从早到晚讲十五座没有间缺。其中小部头的论先讲完了两部,于是后来又加讲两部,一共讲了十七部。即是:因明疏、现观庄严论、集论、俱舍、戒律、慈氏后四论(辨中边、辨法法性,大乘庄严经论、宝性论)、中观五论(中论、回诤、六十颂、七十颂、细研)、入中论、四百论、入行论。讲这十七部论时,每部论各依一种西藏人所著的广释为根本,其他若干注释为附属,加以抉择。经历三个月法会才圆满。每天晚座讲完,仍旧修大威德二种次第,未曾间断。以后大师曾在一法会中,同时讲二十一部大论。又在专修的时候,曾合讲二十九部大论。一切缁素,叹为希有。
  大师三十四岁时,打算学金刚乘讲授、灌顶、密传、事相等法。于是到了后藏,住在努却垄(snubs-chos lun)从错(tshogs)寺住持称友(grags-pa bses-gnen-pa)受五种次第密乘法类。又会见一位西宁籍的通达中观的喇嘛名叫精进狮子(brtson-hgrus senge)的,详谈法义。这一期间,大师了知中观月称和清辨的差别,而以月称论师为解释龙树论义的正宗。
  大师以前所学偏重显教经论,今后打算专攻密法,以便专修。于是到仰垛(an-stod)的德钦(bde-chen)寺,从布顿(bu-ston)大师的上首弟子法祥(chos kyi dpal)学习时轮疏释、修行事相、六加行法等。以后大师打算学全部瑜伽的传承、解释和事相等。未学经以前,要先把事相学会才好,于是从布顿的弟子以善巧瑜伽事相而著名的瑜伽师寿自在(tshe-dban)学习。对于金刚界祥胜和金刚顶等瑜伽部一切大曼陀罗的画规、舞赞、结坛、结印等,学习得都很纯熟。以后又回到法祥那里,请受金刚鬘的灌顶、传承、密授、指导、舞赞、画坛等一切事相。又学到金刚手大轮等灌顶、传承、教诫。以后又到霞鲁(sha-lu),从大持咒者琼波雷巴(khyun-po lhas-pa)听受瑜伽部诸大曼陀罗等藏土清净灌顶传承未断的下部密法,并听受鲁伊巴派(lū-yi-pa)和那伯巴派(nag-po-pa)胜乐等无上瑜伽无量法义。学习完毕,仍旧回到法祥座前,听受金刚心释、金刚手赞释、那若大疏等时轮的各种注解,并全部听受布顿所造二派集密的各种释疏。以后又从三藏大法师幢称(rgyal-mtshan grags-pa)抉择瑜伽部舞赞等事相,也听受经法,特别听受布顿所造的金刚出生大疏,瑜伽部根本经、摄实相经、金刚顶经、祥胜经、净恶趣续、显实相论、憍萨罗庄严论、祥胜经大疏等无量的重要经续和注释。
  三十六岁时赴拉萨朝释迦佛像。以后一二年内舍事闭关专修。三十八岁培修精基(rdzin-ji)地方的慈氏菩萨殿。第二年住在罗札(lho-brag),为该地僧俗讲多种教法。四十岁时从法依(chos-skyabs)大师听闻菩提道灯论释、集密五种次第法等。这一年中,曾往娘(gnal)的金沙奔巴(gser-phye hbum-pa)行广大供养,在那里讲比丘戒律,安立无量众生住于戒律。自此以后,即使漉水触火这一些琐事,也要依律而行,徒众也跟随着这样作。因此,以后黄教最尊崇戒律。这一年在若种(rwa-gron)安居时,大弟子达玛仁钦(dar-ma rin-chen)阿阇黎初次谒见。达玛仁钦最初看不起宗喀巴,但听了大师讲经之后,对大师很快地生起了信心,誓从大师为随身弟子,后来大师圆寂,即由他继承法位。
  以后由娘回到俄喀(hol-kha),住拉顶(lha-sdins)阿兰若一年,自修教他。这年之内,了解佛护、月称一派中观见的究竟,生大欢喜。因此造论称赞如来所说缘起性空的甚深道理,这部论通称“缘起赞”。
  四十四岁那年的春天到迦瓦栋(dgah-bagdon),在无量海会之中,讲说菩萨戒品、事师五十颂和密宗十四根本戒等。以后与仁达巴共赴若珍(rwa-sgren),冬季在若珍广演大乘庄严经论、辨中边论、集论、瑜伽师地论声闻地诸大乘法。又为仁达巴讲集密月称释和中观论。仁达巴也为大师讲六十如理论、集密五次第法和中观月称释的中见等深细修法。第二年夏与仁达巴、胜依法王(bskyabs-mchog dpalbzan-po)在囊则敦(gnam-rtsed ldan)寺安居时,抉择正法,广弘戒律。四十六岁时造菩提道次第广论,这部著作总依慈氏现观庄严论,别依阿底峡菩提道灯论,开演三士道次第。后半别明止观,更是大师的精心著作。以后又造菩萨地戒品广释,密宗根本罪释、事师五十颂释等。四十七岁时宣讲现观庄严论,讲授完毕,令弟子达玛仁钦依照此次所讲的要义,而造释论。达玛仁钦即遵嘱造广释心藏经严论,即是现在西藏讲现观庄严论的根本依。四十八岁时,移锡雷朴(lhas-phu)寺,广演法称论师的因明广释,达玛仁钦记而造论。以后到俄喀住慈氏洲(byams-pa glin)讲经,因胜依法王等的劝请,造密宗道次第,总明四部密宗的全体。这部论与菩提道次第,一明密乘、一明显教,是宗喀巴平生最伟大的两部著作。
  五十一岁时,赴前藏,在塞若却顶(se-rachos-sdins)安居,大弟子克主杰(mkhas-grubrje)初次参谒大师,大师为授大威德灌顶。这一年造中观论广释。
  五十二岁时,造辨了不了义论。这一年(永乐六年1408)六月,明成祖派大臣四人,随员数百人,到西藏迎请大师来汉地,为大师婉言谢绝。大臣们转请派一上首弟子,应成祖之请。大师于是命令大弟子释迦智(sakya ye-ses)前往京师。释迦智见了皇帝以后,被封为大慈法王(snin-rje chos-rje)。这一年中观论广释造讫,在六百多三藏法师的聚会中,广为宣演。此外还讲了中论、辨了不了义、四百颂论、密宗道次第、密宗根本三昧耶,事师五十颂等。
  这一年培修拉萨大招寺,第二年正月在大招寺兴起大法会。又应徒众之请,兴建根本道场迦登寺(dge-ldan rnam-par rgyal-bahiglin)。建立房舍的轨则,完全合乎戒律所说,下至厨房,都依照戒律建筑。第二年来到格登寺,做一些开光等事情,并讲述菩提道次第、集密月称释及五种次第、集论、瑜伽师地论、因明论等。又造集密四天女请问经和集智金刚经二书的注释。五种次第的注解也是第二年内在这个道场内造成的。
  五十八岁时,藏王名称幢(grags-pa rgyal-mtshan)迎请大师赴闻地的札西朵喀(bkra-sisdo-kha)安居,为数百三藏法师宣讲中观、因明、菩提道次第、入菩提行论等。大弟子根敦主巴(dge-hdun grus-pa)即在此时此地初次参谒大师。以后回到格登寺,着鲁伊巴胜乐大疏、圆满次第四瑜伽广略讲义、修法,又对勘集密根本经和注解,有所注述。五十九岁时,因以前所著菩提道次第广论,卷帙过于浩繁,一般人不易诵持,于是另造菩提道次第略论。六十二岁在格登寺宣讲集密释笺、几种释续、五种次第广解、六支加行广解、时轮无垢光大疏、中观、因明、胜乐、菩提道次第等无量甚深大法。这一年入中论广释造讫。岁末,大师令刻集密根本经,第二年刻好。六十三岁(1419)时宣讲胜乐轮根本经等显密诸法,胜乐轮根本经释也在这一年作成。如是在讲经行化的生活中,这一代大师于十月二十五日圆寂。
  宗喀巴大师的平生,在学问修持各方面都具有最高的造诣。对于教理,他总结大小乘、显密一切教诫理论,而自成一家之言。他一方面有括囊大典、网罗众家的气度,一方面又有不容假借混淆的见地。如抉择佛教各宗的见地之后,以中观为正宗;抉择中观各派之后,以月称为归依。详见菩提道次第广论观品和辨了不了义论。他的著述极丰富,现存的有十八帙(包括传记和口义)。对于戒律,他能严格地遵守,矫正旧派佛教的流弊。他的德行又极高,足以领袖群伦。因此,他所创的格鲁派(dge-lugs-pa)至今为西藏第一大教派。在时间上讲,这一派流行了六百年;在空间上讲,不但流行于西藏本土,而且远及青、康、汉地、蒙古。如果咱们把宗喀巴的传记稍事涉猎,就知道这些现象不是没有原因的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